格罗亚传奇(内测)

54333好评 [编辑推荐]

角色扮演801.11M

下载

《Crash Fever》RE:【CF同人文】BL短篇创作文(11/07更新于14楼)

作者:6K6G发布时间:2018-01-30 11:11:46

哈啰大家窝肆晴晴です>_^
太好了我们又回到普遍级的程度了(#
总之这次是抽到万圣兰斯的还愿文
兰斯到底多想当攻啦QwQQQQQQQ
然后我要去赶亨佩尔→薛猫←信长了(光速逃跑

##########

【兰斯洛特x加雷斯】抉择

##########

破碎的战场,血渍如同花瓣般散落一地,失去剑刃的年轻武士躺在地上,而另外一个男人抱着他痛哭哀号着。

武士的眼神灰濛而绝望,他所注视的天空没有颜色,双眼映照的一切皆无光采。

听不见抱着他的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贯穿胸口的名剑微微颤抖,越渐冰冷的身躯几乎已经流不出任何一滴血,武士的心跳静止,但是执念却不曾消失。

如果能够回到过去,会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呢?

微启的唇说不出任何话语,武士到生命的尽头,却还是没有对自己的内心坦承,为武士的逝去而流泪之人,永远也不会知晓掩藏在武士内心深处的秘密。

所有的真相,跟随着武士的死亡而离去,他并不后悔放弃诉说的机会,应该说,他庆幸无人明了他真正的感受,尤其是『那个人』。

男人紧紧抱住武士哭喊着,不愿相信他的死亡,男人低头去亲吻冰冷的双唇,残酷的温度一再提醒只剩下男人活着的事实。

是的,他还活着,但是一切都已经失去了。



那是武士的过去。

刀光剑影在闪烁,两个男人互斗着,谁也不让谁,当时和对方相比较年幼的武士在喘息,下一秒剑刃离手,而对方的刀抵着武士的脖子。

「今天的你一直在分心啊,加雷斯。」刀刃的主人说着,金黄的短发在阳光下耀眼夺目,是女孩子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最佳形象,挑起了眉,翡翠的瞳眸直视着武士。

像个乳臭未乾的小鬼,加雷斯不服气的翻了翻白眼,「还不是因为我在想王的事,别说什么你没发现,最近王可是越来越暴躁了,兰斯洛特。」他压下刀刃,然后弯下腰捡起自己的佩剑。

「是没错,不过这可是亚瑟他自己的私事,我们没办法插手。」兰斯洛特耸耸肩,他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令加雷斯不满,「我们是王的『圆桌武士』!本来就应该为他分忧,而且兰斯洛特你注意一点,不准直呼王的名字!」

兰斯洛特皱起了好看的眉,「加雷斯你还是老样子,亚瑟可不会在意这点小事呢。」

「别以为你是王的左右手就可以对王不敬,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成为更好的左右手的!」加雷斯低吼着,他收起了剑,然而兰斯洛特却大笑着,拍拍加雷斯的头。

「在说大话之前,还是好好思考怎么赢我吧!这可是你输给我的第六百五十五次呢!」

「住嘴!」加雷斯气急败坏的说,和兰斯洛特认识的两年来,他一次都没有赢过……总有一天他会赢的,总有一天!

「加雷斯,你不觉得今天天气很好吗?」兰斯洛特打趣的勾住加雷斯的脖子,而加雷斯马上扯开兰斯洛特的手臂,「好什么啊?该死的太阳害我睁不开眼睛呢!」

兰斯洛特笑了出来,「哎呀呀肚子饿了……加雷斯你做饭给我吃吧!」边说边拉着加雷斯的手打算把他拉进屋里,但是下一秒一名上了年纪的大叔冲了进来,「终于找到你了兰斯,王有事找你……加雷斯?你又找兰斯挑战啊?」加威因看好戏的眼神飘过加雷斯。

「而且又输了。」兰斯洛特露出认真的神情,他无视了加雷斯的怒火,「加威因,你说亚瑟找我?现在吗?」

「对。」大叔点头。

「真是太好了,亚瑟真会挑时间呢!」兰斯洛特扫兴的看着加雷斯,「好吧,下次来挑战再做饭哦,再见加雷斯!」说完便急沖沖的跑走了。

「等等,加威因,王没有找我吗?」加雷斯疑惑的问着,平常亚瑟如果找兰斯洛特过去,通常都会叫上加雷斯的,但是为什么这次没有?

「没说,不过这并不代表你不能找他。」加威因双手抱胸,他重重哼出一口气,「加雷斯,我记得我说过,你靠王太近了,圆桌中有很多人开始怀疑……」

「怀疑什么?」加雷斯不解的皱着眉头,而作为兄长的加威因一脸凝重。

「你对王有过度的非分之想。」

「什么?我才没有——!」正想要急着否认,加雷斯白皙的脸庞尽是红晕,这令比他大多了的兄长摇摇头。

「加雷斯,王可是你的『叔叔』,即便你是最年轻的圆桌武士,但还是要懂得分寸才行,弟弟。」

「……」加雷斯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知道加威因说的是事实——从小景仰不列颠最伟大的国王,他好不容易到亚瑟的手下做事,却发现自己无法站在王的身旁……

于是他努力、他争取每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为了让那位再多看自己一眼,哪怕只有一个瞬间也好,他开始贪婪的想要成为王的心腹。

然后,他爱上了自己的『叔叔』。

「……我去一趟城堡。」急急忙忙的跑走像是罪恶滔天的逃犯一般,加雷斯不敢抬头,因为他知道如果和他人对上视线,自己近乎崩溃的脆弱神情就会被发现。

是的,他一直以来的努力其实只是自私,拼命的成为圆桌武士还不够,加雷斯他真正的目的是赢过王的左右手——兰斯洛特。

因为他发现,王喜欢的是那个人。



「嘿!加雷斯,感觉很久没有看到你了呢!」

在加雷斯注意锅炉中汤品清澈度的时候,王的另外一位左右手凑了过来,「对了,桌上的那个甜点真的很好吃,不愧是『美掌公』啊!」莫德烈勾起了笑容,她的嘴角还留有一些饼乾屑。

「别再吃了,那可是给王的点心。」加雷斯不太想理会她,但是那盒手工饼乾的确是要做给莫德烈吃的,这家伙总是因为甜食的关系缠着他,加雷斯每次来城堡都得做些小东西才能摆脱莫德烈。

莫德烈又抓起一把饼乾,「等等去找亚瑟要小心一点哦!他今天的火气可不是普通的大。」

「什么意思?」加雷斯挑起了眉,他关上炉火。

「你的某个兄弟去告诉亚瑟,皇后桂妮薇儿与兰斯洛特私通的事。」

「什么?」加雷斯转过头,讶异的眼神注视着严肃的表情,莫德烈不是开玩笑的,而王现在正与兰斯洛特交谈……?

「莫德烈,那饼乾都给你吧。」很快的盛装好食物,加雷斯端着银盘快步走出厨房,而莫德烈咀嚼着美味,顿时她已经失去了品味的心情。

她当他是知心好友,所以她当然也看得出加雷斯的心意,构筑在极度忠诚之上的爱情,可是非常危险的猖狂啊。



圆桌室的大门没关,加雷斯端着美食伫立于门口,王一声声的质问几乎是贯穿了加雷斯的心脏一般,即使他知道当事人不是自己,他仍然觉得心痛。

王并不只是生气吧?王是多么、多么喜欢兰斯洛特,到底为什么兰斯洛特要做这种事?

「告诉我啊!为什么背叛我!」

王近乎失去理智的嘶吼,令加雷斯差点哭出来,王是如此的痛苦啊!而他又能够为王做什么?用什么样的身分?

自己最信任的左右手、同时也是自己喜欢的人,却与自己的皇后有私情……王此时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煎熬呢?

下一秒『匡噹』一声,加雷斯手中的食物掉落地面,他那瞬间还没有反应,然后他看见了怒气沖沖的亚瑟王,就伫足在加雷斯面前。

「那个、我……」说不出任何话来,加雷斯只能就这样注视着王,绯红的瞳眸像是血色、一头的红发彷彿因为愤怒而燃烧,他还在思考该怎么赎罪,眼前的亚瑟王却没有与他对话,王转头望向站在圆桌旁的金发爵士。

「兰斯洛特,你走吧!暂时不要让我看到你!」亚瑟王吼着,背对着离开的兰斯洛特,而兰斯洛特有些讶异的看了愣住的加雷斯一眼,然后匆匆离去。

此时亚瑟王拉着加雷斯的手进入圆桌室,「那个……王,我不是故意……!」加雷斯看着把大门关起的亚瑟王,他深知此人的愤怒与悲怆近乎把自己淹没,但是他并没有料想到,接下来亚瑟王的举动。

「加雷斯……」亚瑟王抱着他,加雷斯的背抵着冰冷的大门,王在颤抖吗?他其实不太了解亚瑟王具体的情感,或许,是像他一样,心中有什么阻碍令他有些喘不过气吧。

「不要连你都背叛我……!」

愣了愣,加雷斯不晓得现在的自己该怎么办,他多么想抱着自己所爱之人告白,告诉王他爱他,但是他不能够再更踰矩了,加雷斯唯一明白的,是他不可以在王失去兰斯洛特之后,表明心意。

「此生忠心不变,吾王。」

然后他没有预料到,亚瑟王接下来的命令……倒不如说是『邀请』。

「加雷斯,今天晚上来陪我。」



加雷斯躺在自家的床上。

夕阳的余晖自窗口洒入,他还没有去找亚瑟王,应该说他还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赴约。

亚瑟王的意思,他完全可以明白,曾几何时他爱上了亚瑟王,就算多么努力也无法成为王心中不可取代的地位,然后呢?因为皇后与左右手的背叛,加雷斯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不、不对,此时的加雷斯完全感觉不到喜悦。

他知道就算他去陪伴亚瑟王,他也无法代替兰斯洛特,亚瑟王会永远处于悲伤之中,而加雷斯则会愧疚到死。

『加雷斯……不要连你都背叛我……!』

心头一震,究竟亚瑟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谓的背叛,到底是违背了自己的忠诚,还是违背了亚瑟王的命令?如果今晚不去找亚瑟王的话,这样算是王口中的『背叛』吗?

忠诚与爱情,他该选择哪一个?

「加雷斯!」是兰斯洛特的声音。

在兰斯洛特踏入加雷斯房间的同时,加雷斯的剑也抵在不速之客的脖子上。

「你怎么还有胆子来找我?」加雷斯对着始终追寻的身影怒吼,几乎失去了理智,刀尖刺破了脖子的皮肤,流出一丝血痕。

「身为王的左右手,你怎么敢做出背叛王的事!凭什么?凭什么!」

不想听对方的解释,加雷斯满腔的忌妒在此刻全部爆发出来,「王是多么的信任你,为什么你却伤害了王?为什么你和皇后有姦情?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怎么敢践踏王对你的心意!」

就算努力奔驰着,却仍然无法触及的背影,他是多么想与对方并肩、甚至超越……但是他完全追不上啊。

「你快去跟王道歉……王喜欢的是你!」

下个瞬间,加雷斯的剑被夺走而掉落,然后他被兰斯洛特压在床上,正想要大骂无礼的爵士,但是微启的嘴马上被另个唇吻上。

柔软、阳刚,加雷斯从来不曾有过与别人接吻的经验,顶多就是在被亚瑟王封爵位的时候,亲吻过王的手背而已,但是他此刻清楚的了解,自己正被一个不是亚瑟王的男人触碰,理性的他马上推开兰斯洛特。

「你到底……」

「你说亚瑟喜欢我?不,加雷斯你盲目了吗?亚瑟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啊!」

加雷斯愣住了,他眼中所注视的人没有任何虚假,兰斯洛特是认真的——!

「是,我与桂妮薇儿的确有在一起过,但那是她嫁给亚瑟之前的事。」兰斯洛特说着,接下来他把加雷斯抱在怀里,很紧、很紧,然而加雷斯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亚瑟总是把你的事挂在嘴边,你的忠诚、你的笑容、你的温柔……他偶尔还拿你跟我挑战的事来调侃我,但是你知道吗,加雷斯。」

他看不见兰斯洛特的表情,也不知道此时内心的涟漪为何。

「我爱上了亚瑟口中的你了。」

涟漪在瞬间变成海啸,水几乎把加雷斯的全身灌满,他竟然难受的哭了出来,为什么他会感觉到如释重负的轻鬆呢?不对吧,他喜欢的是亚瑟王啊!总不可能——

「亚瑟口中的『背叛』,是因为我也爱着你啊。」

然后接下来,加雷斯就没了意识。

兰斯洛特把加雷斯打晕了,但是爵士并不后悔,他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而他希望加雷斯不会加入战局。

皇后——桂妮薇儿,在明天被判处火刑。



加雷斯在民众的惊呼声中醒来,了解了状况之后他立刻赶向城堡。

『兰斯洛特爵士叛变,亚瑟王下令处死兰斯洛特与桂妮薇儿皇后』。

他昨天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兰斯洛特骗了?兰斯洛特既然能背叛亚瑟王,难道不会背叛他吗?他到底在期待什么——!

「兰斯洛特!」

看到了正要带着皇后离开的武士,加雷斯怒吼着,手中的刀刃对準了兰斯洛特的脖子,那个人已经不是超越对象了——是背叛者!

「加雷斯?」兰斯洛特马上推开了皇后要她快逃,爵士的手中举着染上鲜红的阿隆戴特,那是谁的血呢?光是想像那剑如何破坏圆桌的其他同伴,甚至是亚瑟王……不,加雷斯必须得阻止他!

「这次可不是挑战了,叛徒兰斯洛特!」视线有一瞬间变得模糊,加雷斯握紧了手中的剑,他知道他打不过兰斯洛特,就算被对方杀了也不意外,加雷斯明明知道的……但是他不能够放任叛徒离开。

加雷斯是为了忠诚,而选择战斗到其中一方死亡。

「看来这是最后的决斗了呢……加雷斯。」看出了加雷斯心中的信念,兰斯洛特也露出认真的表情,就和平常与那可爱的挑战者比划一样。

所以兰斯洛特才不希望加雷斯出现啊。

「叛徒、叛徒!你这个该死的叛徒!」加雷斯的剑比起往常更加侵略,如同眼前的敌人已经杀掉了王一般,加雷斯几乎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情在挥剑。

当然,这也代表着破绽百出。

「加雷斯,我知道你听不进去……但是,」双刃交锋,兰斯洛特和加雷斯在力气上不分上下,他注视着加雷斯仇视的眼眸,「和我私奔吧。」

「做梦!」没有任何考虑,加雷斯愤怒的提剑往兰斯洛特的手部削去,然而兰斯洛特马上挑开剑锋,下一秒划伤加雷斯的胸口。

「我对你是认真的!」兰斯洛特喊着,此时的他和加雷斯分开有段距离,加雷斯的伤口渗出血渍,染红了骑士的上衣。

「我是亚瑟王的『圆桌武士』!我这辈子都不会背叛他!」加雷斯不甘示弱的吼着,即便伤口疼痛令自己的脑袋麻木,但是他还是有了解一些事。

他对亚瑟王,只是过度忠诚的依赖,而不是爱情……那么兰斯洛特呢?他如此执着于兰斯洛特是为什么?当兰斯洛特说爱他的时候,他又为什么会哭呢?

他知道答案,但是他不愿意承认。

他绝对不会承认,他喜欢兰斯洛特的这件事。

「啊啊啊啊啊——!」

奋力的一击,两人同时朝对方挥剑,而这场决斗的结果是,加雷斯的剑抵着兰斯洛特的心脏、阿隆戴特落在加雷斯的脚边。

加雷斯赢了,但是他却感到极大的失落。

「加雷斯……」兰斯洛特闭上了眼,他知道加雷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他打算死前再说一次。

「我爱你。」

兰斯洛特听见了剑掉在地上的声音。

加雷斯愿意接受他了吗?兰斯洛特这么想着,睁开眼睛的剎那,鲜血溅上了他的脸庞。

等等……不应该是这样的……

「加雷斯!」兰斯洛特马上抱起失去重心的加雷斯,对方的胸口贯穿了他的名剑,而鲜血正源源不绝的从创口涌出。

「为什么要这样……我根本不愿意伤害你啊!」渐渐不能动弹的身躯在怀中,兰斯洛特知道加雷斯已经活不了了,为什么要自杀?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这样的话……我就没有背叛忠诚……也没有背叛爱情了……」轻轻的阖上双眼,加雷斯只是任由兰斯洛特抱着他,这是他想到最好的方法了,既不背叛亚瑟王,也没有伤害兰斯洛特。

他该知足了,唯一可惜的是,亚瑟王和加威因、莫德烈,应该会为了他的死而恨着兰斯洛特吧?反正……也已经和他没关系了。

「加雷斯……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连最后也要输给我吗?这是你输的第六百五十六次……」兰斯洛特哽咽到说不出话来,然而怀中的加雷斯只是睁开眼睛,凝望着兰斯洛特背后的天空。

「今天……天气真好……」

为什么要用这么悲伤的眼神仰望天空呢?

「开什么玩笑……!」兰斯洛特照着平常加雷斯的反应说着,他清楚的看见加雷斯勾起了嘴角,接着加雷斯看起来想说什么,但是在说出口之前,贯穿的胸口已经失去了心跳。

然而到最后,加雷斯所想的仍然是亚瑟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如今吶喊也已经没有意义了,就算伸出手也无法触及到的距离,毫无理由的相信着失去的疼痛,别开玩笑了……你所要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曾告诉过我?回答我……

吶,你已经……不在了吧。



加雷斯重生在一个很奇妙的世界,这里是一堆数据资料填满了整个国度,而最高管理者叫做『女王』,她管理这个『Alice』世界,但是她最后却失控了。

然后他也暴走了,四处攻击不认识的家伙、把认为是敌人的全部error处理掉,而当然他如此过分嚣张的行径会被讨伐。

在了解自己被打败的时候,加雷斯已经被一个叫做『织田信长』的男人拉到一群人中间了。

「欸欸欸你就是加雷斯啊?你好我是别西卜呦!」看起来明明是男人却爹声爹气讲话的男大姊说着,他的身后是扭曲的白色空间,还有鸭子的画像。

「别碰我!」加雷斯马上往后退,却撞上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薛丁格,你的猫真的有够大只的欸。」一旁围观的双马尾女孩路奇弗古斯说道。

「等等!我的羊也不差吧?」骑着羊的牧童潘恩凑了过来。

想要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场合,于是加雷斯转身就走,但是走没几步就停下来了,因为他面前有一排人,是他很熟悉、很熟悉的人们。

加威因、莫德烈、莱昂内尔、珀西瓦尔、托利斯坦、亚瑟王。

还有兰斯洛特。

加雷斯知道大家都已经失去生前的记忆了,于是他对着兰斯洛特微笑,像是装作若无其事一般,但是没想到兰斯洛特却苦笑着,叹了口气。

如果能够和你一起听同一首歌、和你一起呼吸同样的空气、和你感受相同的感觉、和你一起看同一个世界,那么,

我就可以再爱你一遍了吧?

##########

《作者肺炎区》

加威因大概其实就是高文(不负责猜测
因为高文的英文Gawain
直翻日文唸加威因
所以我就写了加雷斯是加威因弟弟的事(#

然后谁来提供我亨佩尔帅哥的台词QwQ
我完全不认识亨佩尔哥哥啊啊啊啊啊(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