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海上牧云记(内测)

36681好评 [编辑推荐]

角色扮演591.56M

下载

《Crash Fever》RE:【CF同人文】BL短篇创作文(10/29更新兰斯全家福于10楼)

作者:6K6G发布时间:2018-01-30 11:11:46

大家好窝肆晴晴です>_^♡(讲人话今天是万圣节呦~大家应该都不知道碾过几次火兰斯了吧(兰斯别哭这次火兰斯好多好萌的对话啊~♡
『就算真的很适合,被这样看也很困扰!』『……偷糖果的犯人!?可、可不是我喔!』
还有最让人心旷神怡的(#『比起糖果我更想夺走他的心!』
所以那个『他』到底是谁阿啊啊啊啊啊(冲动对不起我太激动惹我去跑操场(边奔跑边吶喊兰斯妈妈大好!!!
好啦我这次是把沙包把拔跟兰斯妈妈拿出来写美好的万圣节啊啊啊~♡以下开始哦>_^
##########
【牛郎x兰斯洛特】万圣节番外贺文
##########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万圣节。

兰斯洛特站在屋外,他对于自己把家里布置成鬼屋的样子非常满意,一大早就把家改造成这样,哈皮她们应该会开心到暴动吧?总之等等先把衣服收起来,然后準备要去做早餐,他还没把院子里的马铃薯挖出来……

「今天可真早起啊,兰斯妈妈。」

突然一个男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下一秒对方不怕死的伸手拍向兰斯洛特的屁股,「喔呀,今天的兰斯一样很好揉呢。」牛郎边说边捏了捏兰斯洛特的臀部。

如此明目张胆的性骚扰,兰斯洛特当然不会容忍;转过身一个巴掌打在牛郎俊俏的侧脸,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握拳打向男人的腹部。

「唔……」牛郎马上放开兰斯洛特,他揉揉发烫的左脸颊,「还真是老样子,一样是想谋杀亲夫的力度啊。」

「如果你有空在这边性骚扰,倒不如去叫海森堡跟图灵、哈皮起床!」兰斯洛特没好气的说着,他正想要转身去菜园的时候,牛郎一只手抓住了兰斯洛特的肩膀,然后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蜻蜓点水的在兰斯洛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

「你忘记每天的早安吻啰,兰斯妈妈。」

燥热的脸庞分不清是否羞涩,兰斯洛特只是瞪了牛郎一眼,然后快步的走往菜园的方向。

牛郎意有所指的勾起了嘴角,「一如往常的反应呢。」他打趣的看着兰斯洛特的背影,之后转身走回屋内,是时候去叫醒孩子们了。



吃过午饭之后,兰斯洛特把三套服装分别给了海森堡、图灵和哈皮。

「咦咦兰斯,这是你亲手做的吗?」海森堡开心的抱着兰斯洛特左右蹭着,「兰斯真不愧是妈妈呢!」然后低头欣赏着自己身上的装扮,是非常清凉的巫婆装,兰斯甚至连扫把都準备好了。

「兰斯……谢谢……」图灵所分配到的是坐在轮椅上的木乃伊女孩,虽然全身上下缠满了绷带,不过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其实这件衣服是兰斯把绷带缝在上面的,看起来像是直接缠绷带却又穿脱容易,只是製作过程花了兰斯一整个礼拜的休息时间就是了。

「哈皮!」哈皮在客厅蹦蹦跳跳着,身上的样式是全黑的,在腰部的两侧各多了两只长条物,看起来像是蜘蛛的脚,当哈皮用双手双脚全速狂奔的时候,看起来彷彿是一只黑色的蜘蛛在移动。

兰斯洛特的手中提了三个南瓜,「来拿你们的南瓜吧,哈皮你可别吃了喔。」他这么说着,一一发给三个女孩,这些南瓜可是他菜园里面种的,里面的南瓜肉早在前几天就煮浓汤,被这群人一餐喝光了。

「等等……兰斯,那我呢?」牛郎冲到兰斯洛特的面前疑问着,而兰斯洛特则是给了牛郎一个鄙视的眼神,「你都多大了,还想玩这种小孩子玩的游戏?」

看着牛郎似乎很失落的表情,兰斯洛特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啦……其实是因为我不知道你的Size,这样怎么帮你做衣服啊。」他说出了真正原因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牛郎伸手将兰斯一把抱在怀里。

「不早说……我可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让兰斯量三围呢。」

兰斯洛特挑起了眉,「三你个头。」一拳打在牛郎的额头上,「你今天晚上的工作是顾好海森堡她们,懂了吗?」

「咦咦?兰斯不跟我们一起去要糖果吗?」海森堡上前疑问着,还不忘把牛郎推开,而兰斯洛特点点头,「这次很多人都有参加这次的万圣闯关活动,而我是关主之一,你们就好好跟着牛郎吧,别跟其他不认识的人走哦!」

「我不要啦!兰斯你不要我们了吗?我才不想跟变态牛郎一起过万圣节呢!」海森堡如此抗议着,兰斯洛特看看一脸落寞的图灵,连乐天派哈皮此时都失去了活力一般,兰斯洛特只好拍拍海森堡和图灵的头。

「你们乖,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们呢?虽然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去要糖果,不过难道你们不想拿到我给的糖果吗?」兰斯洛特浅浅一笑,这番话确实令女孩们的心情好转不少,「好!那我一定要闯到兰斯的关卡,然后把兰斯拿回来!对不对,图灵、哈皮?」海森堡士气高昂的吶喊着,而图灵和哈皮也覆议着。

看着又恢复正常的气氛,兰斯洛特温和的微笑着,转过身打开了家门,牛郎这时跟了过来。

「我送你吧,兰斯。」

兰斯洛特看了牛郎一眼,「好啊。」他其实也怕路上无聊,于是他答应了。

踏出了家外的围篱,街道的景色全是万圣节的氛围,这让兰斯洛特回想起了从前,小时候他待在家里、看着外头,其他的小孩子都能够在这个节庆玩乐,而他却不停的训练,只为了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武士。

「万圣节啊……」牛郎开口,兰斯洛特转头看着他,「怎么了?」兰斯洛特好奇的疑问。

「也没什么啦,只是我家乡那里没这个节日,我是第一次参加。」牛郎云淡风轻的回答着,本来想要欣赏兰斯洛特鄙视的脸庞,然后好好调戏一番,但是映入眼帘的,却是兰斯洛特有些遗憾的表情。

「啊啊,我也是。」兰斯洛特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看起来都快哭了,牛郎的脑袋当机了几秒之后,他伸手揉乱了兰斯洛特的一头金发。

「什……牛郎?」兰斯洛特不解的抓住了牛郎的手,牛郎低头吻着兰斯洛特的手指,「兰斯……」然后把对方抱在怀里,这次的牛郎动作很轻,彷彿自己怀中的兰斯洛特是个易碎品般,小心翼翼的抱着。

「……干嘛。」兰斯洛特有些难为情的小小挣扎着,其实如果兰斯洛特愿意,他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推开牛郎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就让我们像个小孩子一样,好好享受这一次的万圣节吧!」牛郎把自己的帽子拿下来,他微笑着,「路上小心哦,我就送到这里。」

「好……」兰斯洛特点点头,像个小孩子吗?牛郎的话语一直在心中回荡,或许这样也不错,毕竟是难得的欢乐时光,孩子们也在,这次的他应该,不会再这么寂寞了吧。

牛郎注视着兰斯洛特,他把帽子放在兰斯洛特的侧脸,然后他的嘴唇凑了过去,这之间做了什么,大概也只有当事人晓得。

「打起精神来吧,兰斯妈妈,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共度的万圣节啊。」

「嗯……说的也是。」

这次是兰斯洛特第一次,对于牛郎的行为没有表达出不满,反而还觉得有些开心。

不过当然,兰斯洛特才不会告诉牛郎呢。



夜晚降临。

不知道有多少个人被他吓到了,于是兰斯洛特心中感到越来越兴奋,黑墨色的风衣包裹住兰斯洛特瘦而紧实的身子,他扮的是吸血鬼——明明很可怕的,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啊,是兰斯洛特啊』的平淡表情啦!他这个关主当的好没成就感啊……连糖果都发完了。

那只好去抢别人的糖果了。

看着由远而近走过来的两人,兰斯洛特露出了尖牙,然后突然跳出来,「trick or treat!」

「呜啊,兰斯你不是关主吗?」其中一名男子似乎有些被吓到,他抱着身旁男子的手,「欸欸湿婆,我们应该也要来打扮一下的对吧?这可是爱的表现啊!」卡玛抬起头望向高他许多的神明,而湿婆保持着面瘫脸。

「卡玛,你再抱我的话,我就当众吻你。」

不是吧?万圣节公开放闪?兰斯洛特顿时有种吸血鬼照到太阳的感觉,很痛苦。

「咦咦?虽、虽然这是湿婆的爱,但是果然当着别人的面做这种事很害羞呢!」卡玛倒是很开心的笑了出来,「嘛,兰斯这边是我跟湿婆的『爱』,也祝你能赶快找到自己的爱情哦!」说完,卡玛把几支棒棒糖放在兰斯的风衣口袋里,然后拉着湿婆离开了。

「糖果是『爱』?」湿婆看了卡玛一眼,而爱神调皮的挑起了眉,「这只是比喻,甜如糖果般的恋爱。」

不过,那孩子其实也已经找到『爱』就是了,卡玛心里这么想着。

「……」把其中一支棒棒糖拿了出来,兰斯洛特看着上面包装的草莓图案,有些不太理解此时的内心,总之很难受。

「比起糖果,我更想夺走他的心。」

拆开包装,兰斯洛特把棒棒糖含在嘴里,虽然说牛郎总是缠着他、性骚扰什么的,可是牛郎说喜欢他的次数好像……只有一次?为什么。

如果真的喜欢他的话,应该会每天说一次『我喜欢你』吧?

「哦,是兰斯欸,兰斯!」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兰斯洛特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红一绿的身影,是亚瑟跟阿萨谢尔……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兰斯洛特讶异的看着完全不相关的两人,而亚瑟抓了抓火红的头发,「嘛,不小心就认识了。」

「喂傻子,再不快点糖果要没啰。」阿萨谢尔没好气的说着,然后亚瑟笑着拍拍兰斯洛特的肩膀,「加油啦兰斯!对了吸血鬼看起来很帅哦!」说完便急急忙忙的跟着阿萨谢尔跑走了。

很帅……吗?

「……」兰斯洛特低头看着他花了一个月製作的衣服,很帅吗?真的很帅吗?

「……其实还好啦。」天晓得兰斯洛特都快开心到要学哈皮暴冲了,不对不对要冷静,他可是帅气的吸血鬼……

突然有个人从背后飞扑过来,「兰斯!」这个双峰还有声音,肯定是海森堡吧!

「啊啊,你们来啦?」兰斯洛特开心的露出笑容,哈皮跳过来咬住兰斯洛特口袋的棒棒糖,「这是给你们的糖果,要说什么啊?」兰斯洛特浅笑着,不过为什么牛郎那家伙不在?如果孩子们发生什么事该怎么办啊。

女孩们同时开口,「不给糖就捣蛋!」「trick or treat……」「哈皮!」

「好好好拿去吧。」兰斯洛特有些无奈的把三支棒棒糖放进三人的南瓜里头,这什么莫名其妙的组合,也太没默契了吧?

「什么嘛兰斯,才一个啊?」海森堡鼓起了嘴,「听说大家的糖果都被抢了,该不会兰斯你私吞了吧!」

「咦咦?」兰斯洛特惊讶的看着海森堡,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糖果这么快就发完的原因吗?

「偷糖果的犯人,可、可不是我喔!」

「是、吗?」海森堡质疑的盯着兰斯洛特的绿色瞳眸,而兰斯洛特也不甘示弱的盯回去,「就说了不是我嘛!」

「犯人的确不是兰斯哦。」

瞬间一只手把兰斯洛特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兰斯洛特有些恼怒的转过身,许久未出现的牛郎一手抱着一大袋糖果,另只手把棒棒糖放进嘴里,「哦,是草莓口味的。」

「什、什么!那可是我的棒棒糖!」正想把棒棒糖夺回来,牛郎看着自己的表情充满了讶异,兰斯洛特突然有种动不了手的感觉,糟糕……牛郎会说什么呢?

「哎呀呀。」

结果只是用看见新奇事物的眼神盯着兰斯洛特。

「就、就算真的很适合,被这样看也很困扰!」兰斯洛特难为情的说着,难道不能说个『很好看』之类的回答吗?『哎呀呀』算是哪门子评价?

「总之,偷糖果的犯人被我抓到了,既然糖果拿回来了,我们回家吧!好孩子的睡觉时间到了喔。」牛郎轻笑着说道,兰斯洛特看了看街道上的钟塔,的确已经是孩子们平常睡觉的时刻了。

「也是,回去吧。」


向孩子们道晚安后,兰斯洛特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房间,但是才一打开门他就马上关起来。

等等……他有看错吗?

「喂喂兰斯你别害羞啊!」兰斯洛特的房间里面传来牛郎的声音!

「你在我床上干嘛啦!」兰斯洛特再度打开门,牛郎穿着和服躺在他的床上,而牛郎完全不害羞的向主人招招手,「来来来,今天盖棉被纯聊天,我已经帮你暖好床啰!」牛郎拍拍身旁的空位说道。

「……」反正如果牛郎敢毛手毛脚,他会直接揪着牛郎的耳朵扔出去,兰斯洛特这么想着,然后走到床边躺下。

「真乖,兰斯妈妈似乎是想跟爸爸培养感情呢。」牛郎笑了出来,但是难得的,连衣服都没有碰到兰斯洛特,几乎是楚河汉界。

「为什么放着孩子们自己离开啊?不是说了跟好她们吗?」兰斯洛特不满的质问着,牛郎用手撑起头,这动作导致和服的领口微微敞开。

「因为我们遇到了被袭击的皮诺丘和可尔贝洛斯,听说是偷糖果的犯人下的手,我一想到身为关主的你也会有危险,我就先冲去找你了。」

「欸?可是我没有看到你啊……」兰斯洛特愣了几秒,牛郎『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啊啊,当我看到你还好好的在吓人的时候,我就放心了。」

「什、什么?」兰斯洛特讶异的皱起了眉头,竟然被牛郎看到了吗?天啊好丢脸……

「嘛,不过那时候安全不代表你不会被攻击,所以我就跟着长发公主和哈维,去把犯人找出来了,为了感谢我的帮忙,身为主办人的哈维就把糖果都送给我啦。」牛郎这么说着,然后摆出了看似很困惑的表情。

「对了兰斯,你当时说的『比起糖果我更想夺走他的心』,那个『他』是谁啊?」

被听见了?兰斯洛特紧张的看着牛郎的眼,但是此时的牛郎微微瞇起,他完全不晓得牛郎的反应是什么。

「不、不知道啦!」兰斯洛特的话语听起来很慌张,牛郎撑起了身子,然后在兰斯洛特的嘴上落下一个吻。

兰斯洛特怔怔的看着牛郎,而罪魁祸首舔了舔嘴唇,「这是晚安吻哦……哎呀呀,可真甜呢。」

「你敢说有草莓味我就揍你,我刷过牙了。」兰斯洛特难为情的咬着下唇,而牛郎则是把兰斯洛特抱在怀里,心脏的跳动令兰斯洛特想摀住耳朵,太大声了……

甜腻的声音响起,「是兰斯甜甜的味道呢。」



隔天。

「海森堡你拿这东西给我是想被打吗?」兰斯洛特看着海森堡递给他的一本漫画,上头的封面贴着大大的十八禁红色标籤。

「因为我怕你会痛嘛……」海森堡看似很无辜的说道。

「会痛?」兰斯洛特仔细的看了一下封面,是一个男的抱着一个女的……不不不两个都是男的吧?标题上写着『世界最早初恋』……

「这是男男十八禁漫画吧!」兰斯洛特直接把漫画狠狠丢在地上。

不顾海森堡的哭喊,兰斯洛特走到图灵的身旁,「图灵,你说要给我看什么?」

「这个……给兰斯玩……」图灵指着她的电脑萤幕,是个名为『冤罪』的RPG解谜游戏,这个游戏最大的卖点就是……

「又是男男十八禁!」兰斯洛特气得直接转头就走,这时哈皮凑了过来,「哈皮!」她的手上有一封信。

「唉果然哈皮最乖了,海森堡跟图灵到底怎么了……」兰斯洛特边抱怨边把哈皮给的信打开,里面有一张图,是两个人牵着手,中间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爱心……这两个人是他跟牛郎吧!

「喔喔这本可真不错。」一旁的牛郎正在翻阅海森堡的那本漫画,「欸欸兰斯,我们下次来挑战这个姿势吧!看起来还不错呢……」话还没说完,兰斯洛特一个正拳直接把牛郎打飞。

「今晚你给我去睡沙发!」




##########
《作者肺炎区》
大家FEVER祭有抽到什么吗?我因为石头不够所以单抽四次这次的结果如下
一发入魂紫式部!!!我该是普天铜庆还是铜志仍需努力……(内牛满面蓝瘦香菇TwT结论:紫式部大神不准我许愿抽女孩子(哭奔


然后我忘了说海森堡的那本漫画是『世界第一初恋』(腐女必看!!!!!图灵那个拜託不要估狗拜託拜託wwwwww